????♂nbsp;?? 朱氏一日日往正府来,老太君原本嫌二房只娶正妻,不纳小妾,导致正妻专宠,子嗣不多,所以对朱氏总有这样那样的意见。朱氏的父亲只是个从六品知县,家世远远比不过大房的常氏,若不是二儿杜羲定要娶她,老太君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。

????好在朱氏虽然出身寻常,性格外柔内刚,侧府一应事宜处理得跟大房一样不相上下,再加上并没有恃宠而骄,还为二房生下一双儿女,总而言之有功无过,老太君也渐渐接纳了她。再怎么说,也是明媒正娶迎进门的嫡妻,只要家宅安宁,便是大功了。

????杜月镜常在老太君膝下承欢,性格爽朗活泼,大胆无羁,老太君素来喜欢她。她总是趁老太君高兴,为母亲多说好话,老太君慢慢眼睛里就有了朱氏。

????常氏这么多年与朱氏和平相处,全是因为朱氏呆在侧府安安静静,谁料到她被杜月芷治好了旧症,耳朵进了邪风,居然妄图插手正府的事,少不得明里暗里压制。

????朱氏却展露一双铁血手腕,先是把成英整的要死不活,剥离出大房,打发成了一个下等的洒扫丫鬟,又查出好几处常氏克扣月钱,中饱私囊的龌龊事。这还是先前老太君检查杜月芷学字,顺手拿过常氏放在身边的账本,指着上面的字考杜月芷,杜月芷把那账本看了十之一二,记在脑中,私下告诉朱氏的。

????常氏怎会料到杜月芷记了下来,原本以为她从乡下来,大字不识一个,却没想过,这个庶女原来是个精通字词,还会写郑勉体的才女。杜月芷刻意隐瞒自己识字这件事,一是为了进学,而是为了遮掩自己重生的事实,毕竟乡下那么穷,她识字确实令人生疑。

????杜月芷不仅认出那些店铺的名字,还知道那些店铺全是常氏的私店,老太君不知道,所以没认出,只当是合作已久的店铺。

????现在经过朱氏之口暴露出来,老太君猛然发现,大房掌握了整个杜府的命脉,堪称只手遮天。原本以为大房是殚精竭虑为杜府,就算开了店铺也是为了增收,但没想到,常氏借着银钱的便利,低价买入,高价卖出,还卖给了自己人,这杜府在她眼里成了敛财的冤大头。

????老太君很失望,半个月没叫常氏伺候,还收了常氏主母的对牌。

????常氏近不了身,朱氏便日日天不亮从侧府过来,伺候老太君。

????久了,老太君想到制衡这个道理,便有意把对牌给朱氏,让她管管正府。

????朱氏前来看杜月芷时,提起这件事,杜月芷想了想,道:“二叔母且先不必应了,若一说便应,叫人生疑,还吃力不讨好。”

????“你是让我以退为进?”

????杜月芷微微一笑:“正是。二叔母如今成了红人,好东西该待价而沽。”

????朱氏受了杜月芷这一点拨,待老太君再提起时,状似为难:“老太君这是怎么说。我那侧府虽小,每日却也要费许多心思去打理,这边还是大夫人管着,我若接了这对牌,岂不是越权,大逆不道,叫大夫人怎么想?”

????老太君原本以为朱氏会一口答应,没想到她会拒绝,许是无欲无求,心里倒更想让她管了。

????“大夫人心思不正,我已命她反省。本来也知道你侧府事多,我也不想劳累你,但近日我身体不好,这些琐事管理起来,颇多不便,所以就想到了你。你治府有方,左右又有那些管事媳妇帮忙,分出一些心思便成了。”

????朱氏还是拒绝。

????老太君转身对杜月镜道:“镜丫头,你也帮我劝劝二夫人。”

????杜月镜和杜月芷正在吃牛奶,唇边沾了一圈白乎乎的牛奶,道:“老太君,你都说不动母亲,我更说不动了。母亲她素日喜欢以德服人,以理治府,这正府给母亲管,只怕管坏了。”

????最后一句话恰好更加说动了老太君的心,她竟没有想过自己这个二媳妇这么好,更是想要她正一正府里的风气。杜月芷劝了几句,杜月镜推脱不过,便赖到朱氏怀里:“母亲,你就答应了老太君吧,不过就是多费些心思,你再不答应,老太君要吃了我呢!”

????杜月镜一说完,都笑了起来,老太君笑得眼中冒泪花:“这镜丫头,偏爱说些傻话。”

????气氛活跃起来,时机正好,朱氏就应了下来:“既是这样,我就帮大夫人管两天,回头还是要把对牌交与大夫人的。”

????语毕,诸位姨娘祝贺,管事媳妇也前来见过朱氏,朱氏上任,因每日还要坐马车过来,行卧不便,老太君便拨了一处院子给她,日日去办事厅应卯。

????杜月芷回到房内,只见房内多了几匹布,几大盒糕点,还有红布包着的二十两银子。

????“是二夫人遣人送来的。”

????杜月芷摸着那精致的银子,道:“你们这几日不总在为月钱不够用发愁么,现在可有了,拿几两,叫外头的小厮买些好吃的,大家打打牙祭。”

????大小丫鬟都高兴坏了,收了东西,抱琴拿了银子去角门,吩咐了小厮。晚上查房过后,都坐在院内,有吃有喝,皆闹了个通宵。幸好这里偏僻,也无人听见。杜月芷平时待丫鬟们很严苛,但只是在有外人时严苛,私下里,她还是很爱惜这些伺候自己的丫鬟的。

????现在她最短缺的还是银子,没有银子,什么都做不了。

????朱氏上任,最大的好处,就是月钱不会被克扣,不会被延期。

????杜月芷叫抱琴把所有的银子拿出来数了数,总共也只有不到五十两剩余,杜月芷要办一件大件,商量着分出十两做家用,抱琴一看,叫道:“姑娘,这么一点不够的。光是胭脂水粉都要一大半,更别说果子糕点,还有针线上的花销……”

????“针线的活计,我们自己做。”杜月芷也知道困难,又拨出五两:“这个月再过得紧一些,下个月就有钱了。”

????抱琴只好同意,又问:“姑娘拿这么多银子做什么?”

????杜月芷收起银子,道:“我想买白狸绢。”

????白狸绢是很少见的丝绢,玉吐蚕丝是江南名产,经过织娘的精心加工,每年才产出千百来匹,价格非一般人能承担。杜月芷躺在床上,心中盘算了一下,要买像样点的白狸绢,这点钱不够,至少要一百两。

????怎么才能凑出一百两呢?